【安全十問】第二期:韌性城市如何建?

2022-12-01

近年來,全球范圍內頻發的災害放大了城市面臨災害時的“脆弱”。居安思危,提升城市應對突發性重大風險的韌性城市逐漸走入大眾視野。韌性城市“韌”在哪?韌性城市如何建?


本期智囊團“安全十問”邀請到辰安科技科學與技術委員會委員、清華大學公共安全研究院副研究員孫占輝老師,帶大家走進韌性城市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安全十問】第二期:韌性城市如何建?



01


問:什么是韌性城市?韌性城市具有哪些特征?


答:從公共安全角度來看,韌性城市是指能夠憑借自身能力抵御災害和事故,減輕災害事故損失,并合理地調配資源以從災害事故中快速恢復過來的城市。當災害事故發生時,韌性城市能夠及時感知、快速應對、迅速恢復,保持城市基本正常運行,并通過自我調節來更好地應對未來的災害事故風險。一般認為,韌性城市具有穩健性、多樣性、冗余性、恢復性和適應性五大特征。


02


問:韌性城市是紐約、巴黎、倫敦、東京等城市較早啟動的一項重大戰略,國內相對而言起步稍晚。國內的“韌性城市”建設現狀是怎樣的?所涵蓋的范圍是否全面,是否切中要害?韌性城市建設面臨的挑戰有哪些?


答:國內目前也有很多“韌性城市”的規劃和建設項目,就我了解到的不全面的信息而言,“韌性城市”建設目前更多的是從整體規劃或者局部規劃改進著手。從整體角度而言,涵蓋的范圍還是可以的,接下來需要針對我國城市所面臨的具體問題、具體風險,從技術、系統、管理、文化等多個方面來不斷完善“韌性城市”。特別需要指出的是,不同的城市在進行韌性城市建設時所面對的挑戰是不同的,尤其需要進行針對性的設計規劃建設,不能采用拿來主義。


當前韌性城市建設面臨的挑戰我認為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第一,城市安全形勢日益復雜,隨著城鎮化持續推進,人口、資源、環境方面的矛盾日益突出,各類“城市病”引發的綜合性風險日益增加;第二,當前防災減災救災仍然存在薄弱環節;第三,基礎設施安全運行監測預警仍存在不足;第四,城市運行的基礎情況和底數尚未完全掌握;第五,基層基礎工作亟待加強;第六,韌性和發展需要統一規劃、通盤考慮。


03


問:國內韌性城市建設未來還有哪些進步和想象的空間?


答:國內韌性城市建設重點圍繞城市空間韌性、工程韌性、管理韌性、社會韌性等領域開展行動,涉及城市規劃、建設、改造、管理、文化等多個方面。但是目前國內韌性城市建設還存在一些現實問題亟待解決和探索:


首先,發展韌性城市建設層次縱深。近年來,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韌性城市理念已經深入融合城市建設和管理等領域,但尚未在城市基層得到普及。社區/街道是城市的最小有機單元,是城市安全文化和韌性理念發展的沃土。進一步建設具有中國特色的韌性城市和提高城市韌性水平,必須發動基層群眾的力量和借鑒其自主管理能動性,對此未來需加強韌性社區建設,提升社區和居民的風險意識,提高韌性理念的社會普及率,增強社區防災減災能力。


其次,筑牢韌性城市風險感知底座。隨著我國城鎮化快速發展,城市運行系統日益復雜,城市安全新舊風險交織疊加。近年來,燃氣爆炸、電動車火災、橋梁坍塌、城市內澇等事故災害時有發生,嚴重危害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因此,依托我國傳感器技術、數字技術、智能技術等,加快城市燃氣、消防、水務、森林火災、地質災害等領域災害要素監測,匯聚地理信息數據、重要防護目標數據、應急能力數據、承災載體數據、監測視頻等重要數據,打造全災種、多源數據融合的數據管理平臺,深化災害機理模型、大數據、人工智能等融合研究,突破災害風險的超早期識別技術,提升防范城市災害隱患能力。加強各行業、各領域、各主體協同合作,共同推進城市系統全領域全方面的風險感知體系建設,實現城市管理降本、增效和韌性。


最后,加強韌性理念文化向基層延展。構建安全文化教育體系、完善公共安全保障網,已經成為我國當前的一項重要國策。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治局第十九次集體學習中強調,要完善公民安全教育體系,推動安全宣傳進企業、進農村、進社區、進學校、進家庭,培育安全文化,筑牢防災減災救災的人民防線。未來,實現基層韌性治理高質量發展,需要加強發展韌性城市理念,踐行韌性治理工作,弘揚韌性文化,逐步形成人人主動提升個體韌性、自覺踐行韌性城市理念、積極參與韌性城市建設的良好氛圍。


04


問:作為專注于公共安全領域的企業,辰安科技在韌性城市建設方面有哪些突出優勢?


答:作為清華大學在公共安全領域的科技成果轉化單位,辰安科技具備從韌性城市的頂層規劃設計到應用場景落地實施的全流程服務能力。辰安科技的韌性城市綜合解決方案,通過匯聚全域多網、多維、多元、全量相關數據,運用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區塊鏈等技術,搭建政府、企業、社會共同參與的韌性城市綜合管理信息化工作平臺,打造城市信息底座。在此基礎上,辰安科技的韌性城市解決方案特別注重問題導向,對韌性城市的各類應用場景提供針對性的設計,覆蓋安全風險識別、評估、監測、預警、應急響應、指揮決策、救援和重建等全過程,為深化城市安全風險信息共享、提高城市安全韌性水平提供抓手與支撐。


05


問:可否介紹下辰安科技韌性城市的建設實效?達到這些實效,辰安科技在技術突破和創新上具體做了哪些工作?


答:韌性城市建設與技術的更新迭代密不可分。抓好新一代信息技術賦能,將“新基建”部署與公共安全業務深度融合,充分利用5G、大數據、區塊鏈、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堅持以科技創新驅動安全發展,加大城市安全運行設施投入,必將有力推動韌性城市建設,進一步提升城市公共安全治理能力。


現階段,辰安科技通過落實城市空間風險源頭治理、分級防控等城市安全主動保障能力,在管理模式創新的同時,重點發展城市公共安全保障關鍵技術。針對城市高風險空間致災因子實時動態監測、綜合預警防控和處置決策支持的技術需求,辰安已建立風險隱患識別、物聯網感知、多網融合傳輸、大數據分析、專業模型預測和事故預警聯動的“全鏈條”韌性城市安全防控技術體系架構,形成了燃氣安全、電動車消防安全、智慧水務、滑坡地質監測等韌性城市監測物聯網,解決城市安全運行狀態動態監測、安全風險評估、風險預警防控、協同組織架構等問題。加快構建韌性城市綜合運行監測社會化服務平臺,實現服務需求和供給資源的共享對接,建立健全主體多元、覆蓋全面、綜合配套、機制靈活、運轉高效的社會化服務體系。具體說幾個點:自主知識產權的燃氣傳感器芯片模組、AIOT韌性城市數據智能分析技術、韌性城市監控運行模式等。


06


問:今年,辰安科技成功中標了北京市懷柔區韌性城市項目,北京市韌性城市建設的背景是什么?


答:韌性城市建設是國家治理體系和能力現代化的明確要求,也是北京市構建韌性城市的迫切需求。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首次將韌性城市的概念納入國家戰略規劃之中,其中明確提出:推進新型城市建設,順應城市發展新理念新趨勢,建設韌性城市,提高城市治理水平,加強特大城市治理中的風險防控。韌性城市的提出,意味著城市風險治理和應急管理將迎來深刻的變革。


北京市是全國首個把韌性城市建設任務納入城市總體規劃的城市,通過“安全發展示范城市建設、地震安全韌性城市建設、城市副中心韌性城市試點建設”等,不斷加強城市韌性?!侗本┦袊窠洕蜕鐣l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明確指出“建設韌性城市,加強綜合防災、減災、抗災、救災能力和應急體系建設”。2021年2月24日,時任書記蔡奇在首都規劃建設委員會第41次全體會議上的講話明確指出,建設韌性城市,做好“城市安全體檢”,提高重點區域、重要目標、重要設施抗風險能力,加強綜合防災、減災、抗災、救災能力和應急體系建設。2021年8月23日,時任書記蔡奇在北京市委理論學習中心組學習(擴大)會上強調,建設韌性城市事關首都安全發展,必須放到更加突出位置來抓,要切實把韌性城市要求融入城市規劃建設管理之中,著重提升城市安全水平。


《北京市“十四五”時期智慧城市發展行動綱要》提出到2025年,將北京建設成為全球新型智慧城市標桿城市。通過建設韌性城市,將大數據思維和技術創新應用在城市安全治理框架中,匯聚融合城市中各行各業的海量信息,可以為智慧城市建設夯實數據底座。未來,以韌性城市為基礎向智慧城市延展,打造平戰結合、軟硬交互的統一體,建設成為融合日常運行下“智慧”和災害情景下“韌性”的未來城市。


07


問:目前,韌性城市正在國內多個城市推廣落地,此次懷柔韌性城市在服務模式上有哪些創新?


答:建立“1+1+N”多級聯動運營管理模式。為實現韌性城市建設的技術協同、應用協同以及管理協同,確保各項工作落實到位,由政府工作專班、專業支撐團隊、主體企業共同組建“1+1+N”的工作機制。圍繞監測預警、風險研判、聯動處置、響應保障、運維管理等方面,鼓勵行業部門、企業單位、龍頭企業等主體參系統性構建韌性城市基層管理制度體系。


完善韌性城市運營管理規范制度。會同行業管理部門、企業單位、社區基層等主體,聯合制定懷柔區與韌性城市建設相關管理制度和規范,明確各專項監測報警事件的常態化和緊急情況下的運營流程,涵蓋監測值守、報警推送、響應處置、管理反饋等。監測中心收到報警信息后,立即向用戶電話回訪,詢問具體原因,當遇到無法聯系業主、監測濃度持續高位、短期多次報警等緊急情況下,監測中心值守人員將立即向相關部門匯報,按照相關預案開展處置工作。


08


問:今年,辰安科技推出了面向C端用戶的“燃氣衛士”產品,可否詳細介紹下韌性城市中toG、toB、toC三者相結合的運行模式?


答:近年來,我國燃氣安全事故頻發,造成巨大的人員傷亡和經濟損失,特別是“6.13十堰燃氣爆炸事故”。燃氣(包括天然氣、液化石油氣等)作為燃氣安全事故的主要災害要素,對其濃度監測和預警管理極為重要。按照燃氣管理和用戶主體劃分,主要包括地下燃氣管網端、工商業燃氣用戶端和家庭燃氣用戶端,對各類燃氣安全的監測和預警管理通常被分別稱為G端(toG)、B端(toB)、C端(toC),因此對燃氣安全的監測和預警管理必須實現toG/B/C三者相結合的運行模式。


由于G/B/C三端存儲設施、用氣對象、工作環境的差異,燃氣安全監測和預警管理所需的設備和監測方式也不盡相同,但是它們都應具備濃度監測和信號穩定傳輸功能。對于G端,主要是圍繞管理的地下燃氣管網、燃氣閥門井、燃氣供氣站等燃氣輸配系統進行監測,設備需要安裝在密閉的燃氣井口/內且不易維護,因此對設備的監測精度、信號傳輸、長期自供電、防腐防爆防潮等性能要求非常高。對于B端,主要是餐飲、酒店、換氣站等工商業用戶,由于涉及天然氣、液化氣等多種氣體,其對設備的監測精度、防爆防潮等性能要求較高,并具備報警功能。對于C端,主要是家庭用戶,由于涉及天然氣、液化氣等多種氣體,其設備應具備濃度監測、預警報警等功能。


隨著我國5G、物聯網、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賦能和普及應用,燃氣安全監測和預警管理作為韌性城市建設的重要內容,必須開展G/B/C三者相結合的運營模式,構建燃氣安全全要素場景,才能構筑起燃氣安全防火墻。通過構建“toG、toB、toC”三位一體的監測感知體系,實現燃氣安全全方位的監測預警預報。加強與地方政府、行業管理部門、管線權屬單位及供氣單位、用戶等多主體的協調聯動,完善報警事件的及時閉環處置,實現G/B/C三端的統一運行管理。


09


問:韌性城市建設與經濟發展如何有機地結合起來?


答:以懷柔區為例。懷柔區十四五規劃中指出,要聚焦高端科學儀器和傳感器等硬科技領域,充分銜接國家、市、區各級科技引導和政策資源,做大科學儀器和傳感器產業,打通從原始創新到產業發展的最后一公里,形成產業鏈與創新鏈的雙融合,建設北京科學儀器和傳感器產業高地。


辰安科技在懷柔開展的韌性城市項目圍繞懷柔區發展儀器傳感器產業的規劃,以韌性城市各應用場景建設需求為指引,注重儀器傳感器產品在韌性城市應用場景中的應用,拉動上下游市場需求不斷涌現,帶動產品和技術突破性進展。通過儀器傳感器在應用場景中的應用出臺完善行業技術標準,推動儀器和傳感器產業持續發展。韌性城市建設以各個子場景為先導,綜合考慮儀器和傳感器產業發展和技術創新的方向和潛能,圍繞“卡脖子”關鍵核心技術攻關、科學儀器設備定制化與國產化等需求,按照“大統籌、小切口”的原則,開展韌性城市領域解決方案優化、關鍵技術突破、長期科技攻關,從而帶動儀器和傳感器產業發展和技術創新。


10


問:韌性城市在全國的推廣和落地,對于國家公共安全產業發展有著怎樣的意義?


答:近幾年全球范圍內各類災害頻發,城市一次次受到巨大沖擊,安全風險增大。一場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更是為大眾敲響了警鐘,為韌性城市發展提供了契機。韌性城市已成為城市可持續發展的核心論點之一。公共安全的主戰場在城市。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要“更好統籌發展和安全”。城市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領域,與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等切身利益密切相關。在新發展理念指引下,城市規模將迅速擴大并快速向地下延伸,新產業數量激增,高新企業體量增大,新材料不斷涌現,各類發展要素向城市集聚,城市安全韌性將面臨新挑戰,故必須更加突出安全與生態的位置,統籌城市布局的經濟、生活、生態和安全需要。韌性城市的建設,將助力全社會城市安全治理能力的提升,為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提供堅實穩固的安全屏障!


相關新聞